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务动态

暗战无声

发布日期:2021-05-21 10:12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宣传处

写在前面


“很多时候,反诈更需要走进这些受害人的心里,因为巨额损失背后,还有一个生命,一个家庭。从这里出发,会给源头防诈带来更多的灵感和动力。”

——这是杭州军转民警宋永涛暗战于反诈路上的感触。他认为,反诈更多要做的是“源头防诈”“心灵反诈”,需要从心绪上一次次地引导,因为受害人往往多被“洗心”“洗脑”。但尴尬的是,现实反诈中,源头防诈和心灵疏导往往需要一对一地进行且周期长,这对于平日任务繁重的民警来说,精力不足,警力也难以支撑。再者,骗子在暗处,甚至在境外,打击难度大。

今年4月8日,全国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北京召开。这也意味着,一场自上而下的反诈人民战争打响,将会有更多的行业合作,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反诈震慑力,让电信网络诈骗日渐消弭。

他们的反诈故事,是全民反诈路上的一个缩影,希望,能像一束光,照亮身处暗处的受害人、轻信者,以及公安这个职业带来的荣耀。


520,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谨防“杀猪盘”等一系列网络诈骗,

这群反诈先锋守护加倍,

美好加倍,为爱奔赴,使命必达。


反诈缘起


42岁的宋永涛,是辽宁辽阳人,有过一段20年的装甲兵从戎生涯,2018年12月从部队转业到公安队伍,刚开始,在拱墅区公安分局北站派出所工作。去年4月23日,调至米市巷派出所,成为一名社区民警,负责的辖区是米市巷街道锦绣社区。锦绣社区,老小区居多。

从军到从警,对于宋永涛而言,是一个老兵新警开启角色转变的过程。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什么要坚持反诈?

对于这个问题,宋永涛感触良多。他坦言,在和社区居民打交道的过程中,被居民的一段受骗经历深深触动。

衢州人王阿姨(化名)来杭州帮忙照看外孙,退休前,王阿姨是做会计的。去年7月,王阿姨在一个微信投资群里被人下了套,前前后后被骗走近40万。报警后,民警宋永涛介入。在和受害人王阿姨的对话中,宋永涛得知,这近40万,是王阿姨工作这么多年来的所有积蓄,钱被骗走了,还不敢和家人说,因为担心被家人骂,所以这才报警求助。

宋永涛说,因为这次深聊,由衷地感受到:一次诈骗背后更该关注的是一个生命,一个家庭,因为诈骗本身是连环的套路和冰冷的数字,但受害人往往被洗脑,一时间只想着“背水一战”和“放手一搏”,最终换来的却是“吞钱骗局”和家人的指责。这样的心理阴影,短时间内难以驱散。

大半辈子的积蓄被骗,只是电信网络诈骗中的一种,还有一种骗法更甚——诈骗分子蛊惑受害人去网贷,不但赔进自己的所有积蓄,还欠下高额网贷。

米市巷派出所副所长贾旦华,就经办过这样一起案例。女子小君(化名)到派出所报案时,已欠下高达800多万的外债,其中,400多万来自于网贷平台。女子深陷投资理财电信诈骗,诈骗分子知道她用尽了存款后,又“怂恿”她去网贷。债台高筑后,家人无奈之下只好变卖房产变现还债。


明暗较量


反诈之战,说到底,更是一场明暗较量。

5月3日,利先生(化名)在手机应用商城里下载了一个贷款软件,想贷款5万元。在浏览贷款软件时,窗口弹出了写有“无抵押、低利息贷款”的小广告,利先生便点击该链接,界面跳转到了另一个网址上。

经过多次跳转,利先生在平台上注册成功。很快,就有人打电话给他,并要求利先生添加微信,以便指导他贷款。对方发送了一个二维码给利先生,称要确认借款人的银行卡里有借款金额的30%才能发放贷款。于是,利先生根据对方的提示扫码操作,并应要求将收到的银行验证码发送给了对方。发送完验证码后,利先生就发现银行卡中的15676.16元余额被全部转走。至此,利先生并未发觉陷入骗局。而骗子为了更进一步获取利先生的信任,又从收到的钱中转回了7838.08元到利先生卡中,称银行卡没问题,需要再转一笔才能发放贷款。

就在利先生将要按照骗子的指示进行下一步操作时,收到反诈预警的副所长贾旦华及时联系到了利先生,提醒他这是一个电诈骗局。利先生立即停止了操作,并赶到派出所。在贾旦华的帮助下,利先生将骗子转回的“诱饵”——7838.08元转到安全的账户内。部分止损后,利先生已不再与所谓的贷款平台客服联系。但就在当晚7点多,利先生发现被骗的另一半钱“神奇”地出现在了自己的某金融账户上,便立刻向贾旦华反映这一情况。贾旦华提醒利先生马上把钱转到其它银行账户上,确保资金不再被转出。

就这样,利先生被骗子转走的15676.16元物归原主了。但毕竟,如此“幸运”之事实在是少之又少。

反诈之路艰辛,倘若能遇到现身说法者,这对于反诈民警而言,是件令人欣慰又感动的事。

去年8月,米市巷派出所在办理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时,成功抓捕从境外回流到杭州的一名诈骗嫌疑人。95后男子小徐(化名),在与相恋多年的女友即将大婚之际,因为一时糊涂,去了一趟境外,以为能赚大钱,没想美梦破灭,竟成了一名诈骗嫌疑人,落了个一无所有的结局。小徐在交代案件事实的同时,还对诈骗组织的运作进行了现身说法。


反诈之难


米市巷派出所辖区的电信诈骗案发量,一度出现过反弹。从米市巷派出所的预警量看,4月初,每天大概有20-30起,后来上升到50-60起,而4月24日飙升至130起!

副所长包建强提到反诈劝阻时,用了三个字:“真的难!”到底难在哪?他分享了一个例子:前段时间,到辖区一位阿姨家里劝阻,再三提醒她不要相信赌博投资群、不要随意点击不明链接、不要随意下载投资赌博贷款类的APP,当时阿姨连连点头说“不会、不会”,去劝阻的民警倪凯奇不放心,还特地查看了阿姨的手机,确定没有可疑的微信群和APP才返回所里。之后的几天,值班的民警还相继提醒过阿姨,没想到在第四次到阿姨家里的时候,发现阿姨手机里多了一个刚刚下载的投资APP,而这个APP,恰恰就是犯罪分子实施网络诈骗的工具。

副所长贾旦华也有类似的感触:每天信息量大、精准分析耗时耗力,群众与公安之间在防诈骗方面尚未形成统一意识,甚至有些群众会认为民警不厌其烦地上门劝阻是一种骚扰行为。民警因此被投诉的现象在米市巷派出所就发生过。

社区民警宋永涛在防骗工作上也同样狠下了一番功夫,在业余时间总在琢磨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宣传进到居民的耳朵里和心里,他曾用过大喇叭喊话,普通话和杭州话双语宣传、通过社区短信平台点对点发送提醒等来宣传。

最近,宋永涛又与其他社区民警通过线下、线上相结合的方式开展防诈宣传,比如在住户微信群上发布《米市警刊》、典型案例、宣传短片,比如在小区悬挂反诈横幅、张贴海报;比如在写字楼开反诈宣讲会……虽然用了这么多办法,但还是没能遏制电诈案件的发生。

宋永涛觉得防诈宣传的工作难点有二:其一是目前宣传工作还没落实到每一位群众,其二是部分群众对于电诈案件过于麻痹大意或过于自信,往往容易忽略公安的防诈宣传。

虽然公安花了大力度在防诈宣传上,但这对于广大群众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消化”的一件事。民警倪凯奇还举了一个很现实的例子:有很大一部分人,即使在身陷骗局之时,遇到民警的防诈宣传,他们也不会认为自己正在经历的就是骗局,只会觉得自己就是在进行正常的网恋、刷单兼职、投资赚钱。

反诈是一场全民战争。反诈的主体除了有公安,当然还可以有其他社会力量来联动。5月10日下午,米市巷派出所辖区的一家旅馆里,一位年轻租客拿着银行卡边打电话边向外走。坐在前台的老板娘听到了只言片语——“账号冻结”、“转账”、“解冻”。等租客挂断电话后,机警的老板娘马上询问起前因后果,得知租客的一个账号被冻结了,需要汇款解冻。老板娘马上向租客解释,需要汇款才能解冻的肯定是骗局。但这位租客并不相信。

无奈之下,老板娘只得带着这位租客来到就近的米市巷派出所,由民警来作更详细的说明。最终,多亏了老板娘的提醒和民警的讲解,成功止损9000元。


反诈虽然艰难,但迎难而上却是这场全民战争的主旋律。据可查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32.2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6.1万名,止付冻结涉案资金2722亿元,劝阻870万名群众免于被骗,累计挽回经济损失1876亿元。


而在杭州拱墅区,今年1月起至今,电信网络诈骗发案同比下降7%;成功劝阻520人次,止损近1800万元,群众防范意识相对明显提升。


反诈,是一场攻坚战。黑暗并不可怕,因为终有一束束强光能驱散它。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在反诈路上砥砺前行的正义力量!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