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务动态

50℃地表上,记者跟随杭州首个由清一色“警花”组成的女子岗“执勤”8小时!

发布日期:2020-08-06 18:1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宣传处

7月22日,大暑。

清晨7时20分,空气潮湿闷热。


杭州市余杭区迎宾路和人民大道交叉口那间大约4平方米的小岗亭内,5位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女孩正在做出发前的准备:换上黑色长裤、皮鞋,蓝色长袖整理得笔挺;缠上白腰带,把警棍、警绳、防割手套和强光手电“警用装备四件套”,齐齐整整地装进四个小口袋,一切已就绪。


不约而同地,她们又拿出防晒系数最高的防晒霜,往脸上抹去……“不能因为站岗就把自己晒得黑黢黢的。”看到我们忍着笑意,1996年出生的沈梦婷说。


女孩们是余杭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城区中队女子岗的队员。这个成立于2000年夏天的女子岗,是杭州首支由清一色“警花”组成的交警队伍。这一天接下来的8小时,迎接她们的将是近50摄氏度的水泥路面和头顶的炎炎烈日。


这一天,我们跟随她们8小时执勤,体验交警工作,也见证了烈日下“向阳花”的绽放。


上岗,女孩子变身女汉子


正式上岗前,我们就被告知,在余杭交警界,女子岗所在的迎宾路和人民大道交叉口是公认的“最忙”——连接城区南北,商业网点遍布,毗邻两个公交车起(终)点站,附近还有3所学校和两家医院。


抽象的语言,远没有火热的感受直接:7时30分,早高峰甫一开始,机动车、电动车、行人就在我们眼前乌泱泱汇聚,粗略计算,每分钟有上百辆的车流量,刺耳的汽车鸣笛声让空气似乎都拥挤了起来。交通指示灯管不过来,交警们上场了。


我们跟着沈梦婷来到交叉口一角,四面八方奔腾而来的车流在身边穿梭而过。“跟紧了,别乱跑。”她大声提醒着,一回头又迅速把哨子放回嘴里,“哔哔哔”哨声响彻路口。


“东西向流量加大,视情况阶段放行。”突然,对讲机里传出指令。“收到!”没有片刻耽搁,沈梦婷一路跑到路中央,“啪”地立正,抬起手掌,做出“停止通行”的手势,拥挤的车流立刻被截断。


比起男性天生的体能优势,日晒雨淋和长时间站立导致的身体疲累对女交警而言,是一种不折不扣的“修炼”。不少队员是误打误撞被录取为交警的,招考时,面试官最先问的就是:能不能吃苦?


即便是做了最充分的心理准备,她们在上岗前也无从想象,这一声“能”背后有这样艰辛的付出。


仅仅站了不到10分钟,我们浑身就像被“点燃”了一般,每一块裸露的皮肤都被晒得通红,汗水不停地往外冒,再看沈梦婷,靠警帽的帽檐根本无法遮挡炽热的阳光,细密的汗珠不断地从帽檐下沁出,脸上的妆有些晕开,浅蓝色的警服被汗水浸湿变成深蓝色,可她依然站得笔挺。


“干我们这行,体格一定要好。”女子岗岗长夏盈是个95后,毕业于浙江警察学院,学的是涉外警务。2017年大学一毕业,就到女子岗工作。上岗头俩月,体重掉了15斤,为了方便出勤,她还剪去了蓄了好久的长发。不过,相比这些外形上的改变,带给她们更多的,是内心的变化。


1997年出生的郑思远,在生活中是个文静、内向的女孩,最初执勤时连哨子都不敢吹。有一回,当事人因为不认可她的处理结果而骂骂咧咧,她在现场流下委屈的泪水。


可如今站在我们面前的她,做事一板一眼,神色冷静果断。就在几天前,为了“抓”一名横冲直撞的“骑手”,她被拖翻在地,手掌和膝盖上两道长长的疤痕至今红肿。“一上岗,我们就得变身女汉子。”她告诉我们,余杭区设立女子交警岗亭,最主要的目的是以女性的柔性执法缓和交通纠纷。但柔归柔,规则不能违背,原则必须坚守。


夏盈告诉我们一组数字:去年,女子岗队员们现场查处各类交通违法行为7499起,电动自行车头盔留置教育3321人次,“最多跑一次”服务2600余人次,工作量和男子岗相差无几。


女子岗第一任岗长肖湘涛回忆,起初有些人怀疑女子岗是“花瓶”,断言这个队伍走不长远。没想到,外柔内刚的姑娘们代代接力,将吃苦耐劳的精神传承至今,这一坚持就是20年。


暴晒,两小时没喝一口水


8时半,早高峰结束,气温已悄悄爬上36摄氏度。当我们回到女子岗,队员们也刚从刺眼的阳光中撤离,换下制服,黑色的内衬在空调下一吹,隐约可见白色的盐渍。“抓紧时间休整,然后去执行下一个任务。”


下一个任务?那么快?


《浙江省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7月起开始施行,余杭的电动车保有量有100多万辆,我们的宣教和管理任务很重。”夏盈和队员们从柜子里拿出水杯补水,5个杯子里,竟有3个保温杯!


其实,这也是老队员们传授下来的消暑“秘籍”:喝凉水,毛孔收缩不利于散热,喝热水更容易被吸收,能更快地解渴。


不到半小时的休整,除了留下值班的沈梦婷,夏盈和3位队员再次整理好装备前往沿山路的一个执勤点,那里有余杭区青少年宫和几所培训学校。每逢暑期,很多家长会骑车带孩子经过,自然就成了重点管理区域。


此时,余杭已经发布高温预警:受副热带高压影响,预计最高气温将达38℃左右。而地面吸收热量后,实际温度比气温还要高10℃以上,也就是将近50℃。碰了碰路边的一块窨井盖,烫得像刚被火烤过,队员们就这样毫无遮挡地站在路面上执勤。


“戴头盔不是戴在车上,而是戴在头上。要为自己的安全着想,不是为了给交警看。”已经被晒得满脸通红的队员唐勤芳又拦下了一个小伙子:“鉴于你是第一次违规,今天先接受教育,如果下次再犯,我们将进行处罚。”小伙子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今年42岁的唐勤芳被队员们亲昵称为“芳姐”,她是目前这支队伍中年龄最大的一员。20年前,她通过社会公开招录成为第一批女子岗队员,之后调到车管所做了17年内勤,今年6月重新来到岗亭。


“请佩戴好头盔”“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我们要登记您的电话”……2个小时的暴晒,这几句话,唐勤芳和其他队员像复读机一样重复着。夏盈告诉我,队里给他们下达的任务是每周完成200起左右的宣教任务,可一上路劝导,大家压根停不下来,每人每天至少重复三四十遍,“时间一久,我们都快养成了‘职业病’,在家里看到亲人不戴头盔骑车出门,就是拽着不让走。”


原本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也忍不住加入劝导,可才尝试了四五次,嗓子就像冒烟一样难受,汗滴到眼睛里,一阵刺痛。这时我们才注意到,队员们没有喝过一口水,她们的眼神自始至终就像“雷达”一样扫描着从眼前经过的每一辆车,一次次重复着枯燥而又高强度的工作。


收获,陌生人的善意最甜


中午12时到14时,是队员们的午休时间。在队里简单地吃过饭,她们又回到岗亭,四五把折叠椅一放,就是一间拥挤的午休室。


除去在外执勤的大部分时间,姑娘们喜欢在回到岗亭修整时补补妆、聊聊热播剧。小小的岗亭不仅是违法群众的受教点,也成了队员们增进了解、结下友谊的地方。


不仅如此,1995年出生的吴轶婷还在女子岗收获了爱情。她的丈夫是附近岗亭的交警,在前来支援女子岗时与她相识相知。


用吴轶婷自己的话说,或许女生天生喜欢甜味,所以,哪怕工作再辛苦,偶尔加点“糖”就能坚持下去。除了爱情酿出的“蜜”,更多时候,队员们品尝到的是来自陌生人送的甜。


一个冬天,天很冷,队员们在路口站5分钟就两手冰凉。有一天,女子岗突然收到了一份外卖,外卖袋底部附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交警同志你们好,执勤辛苦了,送上几杯奶茶,希望能在寒冷的冬日,给你们带来一丝温暖。”


还有一次,一辆洒水车抛锚在女子岗旁。紧急之下,夏盈和几名队员徒手将洒水车推动了近100米。让姑娘们没想到的是,这一幕被网友拍下来传到了网上,收获了满屏点赞。“得到了大家的鼓励,我挺感动的,一下子找到了这份工作的意义。”夏盈说。


笑着,聊着,队员们一个个沉沉睡去,夏盈却不时望向窗口,看着交通情况,这是作为岗长的职责。不到14时,她又提前去执法了,不一会儿,队员们也各自开始执行“违章清零”、电动车安全劝导等任务。


3个小时后,当我们再次跟着队员们回到女子岗,天空中突然划过两道明晃晃的闪电。“总算要凉快凉快了。”我们不禁雀跃。队员们却高兴不起来,“如果一定要做个选择,我们宁可日晒,也不愿雨淋。”


天色渐暗,几分钟,一场瓢泼大雨就“浇”了下来,能见度降低,车辆纷纷亮起大灯,缓慢前行,道路慢慢变得拥堵,队员们立即在“晚高峰”来临前再度出动。


穿上一套厚厚的雨衣、雨靴,拉紧帽绳,这感觉就像被关在一个蒸笼里。即便如此,雨水还是从领口、衣袖的缝隙里钻进来,一下子就全身湿透。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让我们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只隐约看到车水马龙中,五个“小黄人”不停挥动着手中的指挥棒,有条不紊地指挥着道路交通。


雨水中,“向阳花”分外娇艳,这奋斗的光彩,是最亮丽的青春底色。

方寸之地写青春


在雄性荷尔蒙“爆棚”的警队里,她们绝对是为数不多的“颜值”担当。可是走近她们,真正吸引我的,是她们每个人身上的积极、乐观。气温再高、环境再恶劣,她们脸上总是挂着灿烂笑容,嘴里也没蹦出过一个“苦”字。一声感谢、一个大拇指,能让她们乐上好几天。


采访结束,她们特意叮嘱:千万不要因为性别的原因刻意“拔高”她们,“我们就是一群普普通通的人,做着普普通通的事。”


20年,女子岗刻录了一张又一张青春的脸庞,见证了她们无悔的付出。如今,除了完成巡逻、纠违、安全宣传、践行“最多跑一次”等工作,她们还帮扶结对贫困女孩瑶瑶。这是10年前女子岗结下的帮扶对子。女孩逐渐长大,队伍成员也几经更替,但帮扶的初心始终不渝。


20年,一代代女子岗的队员们,把最美好的岁月给了这片方寸之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